503教师学术沙龙第四期:严芳谈韩国新电影的现代性特征
新闻动态
学术交流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术交流

503教师学术沙龙第四期:严芳谈韩国新电影的现代性特征

日期:2015-06-09  字体:[] [] []

        6月3日中午传媒学院503教师学术沙龙第四期继续进行,这也是本学期最后一次活动。严芳老师作为主讲人,带来了题为《永恒的母题与执着的救赎——韩国新电影的现代化特征》的报告。

       严芳认为,相比于好莱坞用宏大叙事、末世情结来支撑奇观效应,韩国新电影的选题却从架空的题材回归到人类世界,更加注重以影像来言说和表达情感,不仅有奇观影像的“快感”,更有能给观众带来共鸣和反思的“同感”,韩国新电影是充满“作者意识”的影响书写,是对奇观影像背后的哲思挖掘,这主要体现在“异化”的母体和“隐秘”的言说上。

       同时,严芳老师也指出韩国灾难深重的历史孕育了民族独特的“恨”的审美心理,呈现出来的“恨”包含着复仇的欲望和救赎,它是韩民族共有的历史情感经验,是一种稳定的心理模式。现代化进程满足了人们在物质上的欲望,但没能抚慰内心的失落感、疏离感和自卑感。韩国新电影的导演们也敏锐地捕捉到在现代语境中,西方价值观对传统价值观的渗透,物欲对人性的侵蚀。韩国新电影并不对奇观盲目推崇,而是试图将影像文本建构为张扬民族意识的话语空间,既自我审视,又满足“他者”的想象,始终践行电影人对于现代性的反思。

       严芳老师对韩国新电影的阐述引发了在场的老师和学生的热烈讨论。张嵘老师首先发声,她说之前看《汉江怪物》,认为其中出现的怪物并非是只是单纯的怪物,而是明确的意象。这部片子用了好莱坞的叙述方式,但影片背后掺杂的东西很多,不是纯粹东方的也不是纯粹西方的,但是对东西方都有认同感,韩国的片子需要花足够的心力去看。严芳老师说,较之而言,中国的导演对商业和艺术的嫁接做的就不是很成功,反思批判不够深刻,这点可以向韩国电影学习。

       陈娟老师提问为什么韩国电影要把具有魔性的个体塑造成非常无害的形象,而且这些个体的过往都很让人产生同情感。张嵘老师认为,这是韩国电影在现代性特征在叙述方面的一个特性,开始看到的一定不是真相,像《亲切的金子》金子刚出场的时候和天使没什么两样,但往往最邪恶的就是看上去最善良天真的。

       黄娟娟老师由此想到中国的电影导演姜文。她认为中韩两国都经历过苦难,但不同的地方在于国家电影制度不同。姜文在拍《鬼子来了》《让子弹飞》这样的电影更多是以戏谑搞笑的方式,而韩国大部分电影都是认错致敬反思。像王小川前段时间拍了《闯入者》票房很低,在票房很低的情况下他在抱怨整个电影市场,像这样的艺术电影的导演,愿意看他片子的人很少,但也需要票房,为什么还要投身到院线当中去上映呢?

       严芳老师说韩国电影不仅有大企业投资和国家政策支持,而且规定一年一百四十六天都要播本土电影。张嵘老师补充,韩国电影有分级制度,中国电影没有分级,拍出来的都是面向全民的,可能十二岁以下的人不能理解一些电影,但因为是面向全民,所以要做一些弱化或者其它的置换,所以很少见到有深度的片子。

       针对严芳老师的论文报告,施海泉老师指出现代性的表现形式应是多样的,往往涉及到战争、革命、宗教等,但以“异化”的概念高度概括之后在文章中就得不到体现了。现代性更主要是一个哲学和社会学的命题,但它也侵蚀到了我们日常生活本身,在报告中未提到的多种电影类型中都能得到表现。严芳老师回应说她的论文主要想表现的是物欲在不断地反噬人类,资本虽然解放了人类,对物的所有权扩大了,对人的所有权的控制减弱了,人好像被解放了,但这是否又把人带到了一个新的奴役的层面,成为了工具和技术的奴隶,这篇论文主要想从这个角度谈现代性。

       李兰老师解释文学的论文和社会学的论文写作方式不一样,像界定什么是个性化抒写、什么是反奇观,在文学方面可能不需要,在文学论文写作的过程中不能被社会科学的条条框框给限制了。(文/传媒学院 黄婧)


分享到:0
[ 返回 ]

 

地址:南京市浦口区沿江镇学府路8号思源图书馆五楼 咨询热线:025-58646546 投稿信箱:415331108@qq.com

Copyright@2010 南京大学金陵学院传媒学院版权所有

南京大学 苏ICP备10085945号 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0427号

南京大学域名备案号 南信备070号